为企业云化做好关键支撑,需打好「存储与超融合」两个底座

云计算的快速发展,让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开始探索上云之路。超融合市场也迎来了爆发式增长。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整个市场将是多云共存的方式,而从私有云到混合云再到公有云,超融合无疑可以提供一个平滑过渡的解决方案。

超融合架构通过软件定义技术,融合了计算、存储和网络等资源,创建一个整体化的资源池,从而实现存储的共享,并且通过存储的冗余功能,实现高可用性。为企业实现可拓展IT基础架构,成为业务和应用云化的关键支撑。因此不仅吸引了VMware、Nutanix等为代表的厂商,还得到了华为、联想、新华三等ICT巨头的青睐。

2022年6月8日,中国电子云发布了首款超融合产品以及CeaStor仓海存储全系列产品。此时入局超融合和存储,中国电子云面临着怎样的境况?又有什么样的底气?而时隔半年再次发布的CeaStor仓海存储系列产品又有什么样的变化?

后入局者如何做好超融合?

当下,VMware、Nutanix和DELL EMC已在全球超融合市场形成三足鼎立局面。而中国的超融合市场也逐渐形成新的格局。

中国电子云副总裁、IT产品线总经理曹心驰就曾表示:“中国电子云固然是后来者,但绝对不是弱者,团队成员在行业中均有着丰富的经验,对于超融合、分布式存储等基础设施的发展有着深刻理解,对未来充满信心。”

超融合从最早的备受质疑,到后来逐渐被市场接受,再到今天的大放异彩,已经经历了将近10年的时间。一开始整合计算+存储+网络资源被认为是能够吊打传统IT架构的清流,后来一段时间也曾因其集中在统一的服务器上,稳定性、可靠性都不如单独的设备等问题备受诟病,真正能够输出的实际效果大打折扣。这里举个不恰当的比方,原本你用手机打电话,相机拍照片、游戏机打游戏。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诉你,有一种东西叫智能手机,它能集打电话、拍照、玩游戏于一身,你觉得挺好,于是用了,后来发现,每一项功能都不那么好使。

也是因此有段时间“超融合”架构受到质疑,但是经过多年的发展,超融合也逐渐修炼好了一套内功,又重新成为香饽饽。

从时间上来算,中国电子云在超融合领域是一个新手,但是从修炼内功上讲,一点也不算新手。

李炜从三个方面总结了为什么中国电子云能够有底气进入超融合领域?

首先,从团队层面讲,不管是研发还是管理人员,大部分都是来自于头部的云计算厂商。积累的很多经验可以直接避坑,节省掉很多时间,采用最短路径帮助超融合产品在市场获得影响力。

其次,中国电子云超融合CeaCube产品,基于中国电子PKS自主计算体系,自主研发了纯国产化软硬件产品,同时承接了 X86 平台的技术能力,实现了 国产化和 X86 的共存底座。因为一方面很多客户还是基于X86的体系来构建产品,另一方面需要国产化的产品品牌确保安全。

最后,超融合是私有云、专有云以及公有云产品的重要基座,因此一定要在这个品类里打磨产品。中国电子云作为国家队,在央企以及集团的业务中早已形成了自己的场景优势,更加贴近用户侧。

目前,中国电子云已经服务了超过300家政府和企业客户,并在全国16个省份建设了32朵政务云。客户主要集中在头部的一些厂商,包括国家石油天然气管网集团、华电集团、卫星网络集团、南方电网等头部央企。李炜表示:“客户不管是公有云的需求还是私有云的需求,中国电子云都可以提供一朵云的服务,即使在不同的场景,都能提供超融合的产品服务,从而帮助企业业务上云。”

从目前市场情况来看,许多企业从多方购买了云服务,造成多云的情况,多云管理变得更加复杂。

对于如何能够有效的管理多云情况,李炜告诉小编:“首先,中国电子云产品体系的基础架构是基于云原生打造的,所以对于数据以及数据和业务提供的服务能力相互之间可以无缝的衔接和打通,例如云上云下迁移跟服务发布。对于资源层面的管理,云原生架构先天性的打破了由于资源的技术差异所带来的异构风险;其次,在PaaS层面采用的是中国电子云的完整产品体系,包括云、数、智三块服务,将这些服务能力预装或者灌装、揉合在整个产品服务体系里面,形成IaaS、PaaS、SaaS整套产品的解决方案。”

在数字化浪潮的推动下,企业IT基础架构已经逐步迈入以场景泛化、技术深度融合、数据价值释放为特点的云原生时代。未来超融合将成为云计算的主要交付形态。

存储产品线发生巨大变化

距离今年一月份发布的全闪分布式存储已经过去将近小半年的时间,这次发布会上中国电子云针对用户不同业务场景和数据类型,发布了两条存储产品线,一是面向数据库虚拟化等传统业务高可靠、高性能、低时延的集中式存储,二是面向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型业务海量文件高扩展性的分布式存储。

在集中式存储,中国电子云本次发布了全闪存储CeaStor 8050、中端存储CeaStor 6050、低端存储CeaStor 6020等;在分布式存储方面,中国电子云发布了CeaStor 16036、CeaStor 16025、CeaStor 16012等。

陈侃表示:“之所以分布式存储和集中式存储并行发展,主要原因是为用户打造数据存储的全生命周期的解决方案。中国电子云存储没有技术负担,传统的厂商都是先做的分布式混闪,然后在混闪的基础上调优,做成一个分布式的全闪,但是弊端是会受到混闪的软件栈限制。中国电子云是在分布式全闪软件栈基础上,做优化适配,这样可以借助分布式全闪的高性能低时延竞争力,打造一个满足用户更多场景的分布式混闪产品。”

陈侃表示,中国电子云仓海存储在满足用户数据存储需求的基础上,坚持安全、高效、绿色、节能四条设计理念。

另外,性价比也是用户选择一款存储产品的重要考量之一,当问及如何看待用户选择云存储的成本问题时?

陈侃认为:一方面是存储本身,要在基本硬件配置不变的情况下提升用户的资源利用率,比如中国电子云可以支持32+2纠删码,能让用户的磁盘利用率提高到94%;另一方面是充分发挥新硬件介质,相比传统的存储支持TLC和MLC,但中国电子云可以通过领先的算法实现合并小IO让QLC的擦写次数大幅度减少,从而延长寿命,进而保证用户直接使用QLC,获得和TLC等一样的使用体验。

陈侃表示:“成本优化是我们的又一竞争力,最终希望给客户带来性价比高、端到端安全的产品。”

存储与超融合同时发力

李炜认为,对于很多客户来讲两方面的需求是分开的,因此根据具体的应用需求分出了两条产品主线,但核心都是基于PKS自主计算体系。 “存储的核心趋势是聚焦在云原生的存储架构,超融合不仅对于传统的块存储有一定要求,对于云原生存储还有虚拟化能力、容器能力、资源供给、安全等能力有很多要求。”

技术路线的选择并不能代表最终的价值,不论是超融合产品还是存储产品,都是基于不同的应用场景诞生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解决用户问题。

本站部分文章来自互联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疑问请联系QQ:3164780!

(0)
上一篇 2022-06-16 09:19
下一篇 2022-06-17 12:4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