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12年:百度的“变”与“不变”

转型12年:百度的“变”与“不变”

船大难掉头,是不少人对大厂的刻板印象。

营收压力大、部门墙林立、高管固有的思维惯性……种种因素,都让大厂的业务调整难以灵敏地执行。

而在今天的科技赛道上,唯一的不变,是变化。从10年前AI技术的成熟落地,到今天元宇宙、Web3等等新概念的冲击,没人能够在业内头名高枕无忧,妄想王朝千秋百代。

一句话总结,企业变则生,不变则死。

然而就这一个“变”字,里面又有多少门道、多少致命陷阱?不少人知道要“变”,于是贸然转向,最终也是落得一个败亡的终局。

百度也深知转型的重要性,早在2010年,就开始了对人工智能的投注,从智能云到智能驾驶,排布了两条新的成长曲线。

而对于百度来说,转型并非——也决不能——一蹴而就。12年过去,这场旷日持久的“转型战”才刚刚战至中盘。

在这个过程中,百度的一只手要够向智能云、智能驾驶两大业务,以抓住未来的先机;另一只手还必须紧紧攥住搜索、移动生态的基本盘不放松,保证营收的坚挺。

今天的百度,一边是耀眼的星空,一边是踏实的黑土。今日,2022年Q2财报披露,百度总收入296.47亿元,归属百度的净利润(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55.41亿元,同比增长3%,环比增长43%,长势喜人。

资本市场对百度也是信心十足:在高盛、摩根史丹利、瑞信、摩根大通四家券商中,百度获得了两家买入、两家持有的评级。近日香港恒生公布,将百度纳入了恒生指数,后者也将成为恒指中唯一一支AI股,备受市场重视。

转型进入持久战,百度这艘大船,无疑正在以稳健的速度,坚定地向着下一个时代转去。

一、智能云:百度的“转型之匙”

普遍认为,在云赛道上,百度的起跑算比较晚的。

然而实际上,早在2006年,百度发布的博客产品——“百度Hi”,其中的图片储存功能,就已经有了今天云储存系统的雏形。

百度基础云业务负责人、集团副总裁侯震宇曾说过,广义上来讲,百度第一天就是一家云上的公司。只是商业上起跑晚了,技术并不差。

有业界人士说,百度有很强的科学家底色,核心技术团队也是搜索引擎出身,靠数据起家,做AI有天生优势,向智能云转型,也是水到渠成。

拥有着深厚的技术积累,百度在智能云赛道的增长速度惊人。

2022年Q1,百度智能云营收39亿元,同比增长45%,高出同行业的增速水平一倍以上。

而根据Canalys的报告显示,2021全年百度智能云同比增长55%,而同时,中国的云基础设施服务市场增速仅为45%。

瑞信最近一期的评价中写道,过去三年,百度的智能云业务实现了2.4倍的增长,而这个速度要远超于行业一般水准。

到了Q2,百度智能云业务仍在高歌猛进:据财报披露,百度智能云业务第二季度营收同比增长31%,环比增长10%。

也是在这样傲人速度的增长下,百度智能云在赛道上仍占据着主动的地位。

2022年6月,在IDC发布的《2021H2中国AI云服务市场研究报告》中,百度不负众望,在AI公有云服务市场份额中再次占据榜首。

而百度在这个榜单中争得头筹,已经是连续第六次了。

而除开令人“眩晕”的高速增长,Q2财报中的另一个细节也值得注意:支撑着公司核心业务营收的,是百度63亿元的研发费用,占公司核心收入27%。

而这已经是第七个季度,百度的研发成本,在核心收入中,占比超过20%。

在高举高打的压强式、马拉松式开发之下,百度智能云正进入越来越多的场景,触达、赋能越来越多的领域。

通过工业互联网——开物的2.0版本,百度得以协助工业生产管控质量、安全生产、节能减排,积累了超200个工业解决方案,在工业领域大显身手。

百度的智能云,曾经帮助某火电厂优化能源效率,为每一度发电减耗1.55克标煤,潜在碳减排一年可达600万吨;汽车制造业中,百度与吉利、上汽、蔚来等新老车企深度合作,帮助吉利降低了30%的管理运维成本,同时提高了20%的资源利用率。

在智慧金融领域,百度智能云也服务了近500家金融行业客户,以云计算为技术基础,在金融行业推动数字化转型。百度智能云与浦发银行合作开发的数字人——小浦,已经在实践中落地投入使用,在客服、培训等多个场景“发光发热”。

早在一年之前,百度就迈出了在航天领域的第一步,成为了“中国探月与航天工程人工只能全球战略合作伙伴”。而2022年7月的百度世界大会上,产业级深度学习平台——飞桨,与中国航天合作发布了“航天-百度·文心大模型”,将AI技术在航天事业中再进一步,辅助航天数据的采集与分析,助力深空智能感知、规划和控制。

坚实的技术储备、坚决的成本投入,是百度在智能云领域转型的两个重要抓手。

对不少转型中公司来说,一时来看,做到这两点并不难。而在向着智能云转型的这场“持久战”中,坚持,是百度更加重要的品质。

二、智能驾驶:为什么百度转型需要第三条曲线

第二曲线的重要性,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正被大多数企业所认识。

尤其是对于不少传统的企业来说,从更传统的业务中“逃离”,迈向数字化、智能化,似乎正在成为几乎全行业的共识。

然而,以“基本盘”供养一条新业务线,对于许多企业来说已经压力不小。然而,也有不少人发现,在企业转型的布局中,只看到未来的“一步”还不足够——在“第二曲线”以外,企业还需要第三条“曲线”。

第一曲线造血,第二曲线成长,第三曲线孵化,如果将企业的生命周期,放进10年、甚至20年的视角来看,企业转型绝不是“一锤子买卖”,业务线的转化可能经历数次,长远的规划也就势不可免。

技术的浪潮等不来,李彦宏深知这一点,这才在股东信中提到,要提前10到20年对技术进行布局,而这也成为了百度人心中的共识。

在百度转型持久战的“中场”,作为百度“第三曲线”孵化了数年的智能驾驶,到了今天,也正逐渐担当起百度下一个十年的希望。

先前提到,在四家券商的评级信中,百度的智能驾驶是被集中提及的重点业务。第六代量产无人车Apollo RT6以业内1/10的成产成本,积累了同行5-10倍的乘车次数,这也让百度成为了全球最大的自动驾驶出行服务提供商,在赛道上积累了大量的优势。

在全球,Apollo有70多个合作汽车品牌,累计服务了2000万名车主。自主泊车的“AVP”系统目前已经在威马W6、广汽埃安全系车型中量产交付,而领航辅助驾驶“ANP”系统,则将在未来的威马、比亚迪等品牌的车型中实装交付。

而同时,百度的自动驾驶出行平台——萝卜快跑,也正逐渐在中国各个省市落地运营。北京、武汉、重庆、成都、合肥等地,都不同程度地开放了萝卜块跑的运营权限,逐渐开始在各大城市开始试点,累计订单量达到了1000万单。

在北京亦庄,一辆萝卜块跑的网约车,每天能接到20单以上的乘客。自动驾驶出行服务,正逐渐走进人们的生活。

除了开“车”,百度也修“路”。今年8月1日,百度联合中国汽车工程学会、清华大学智能网联汽车与交通研究中心等6家机构,开源发布了“智路OS”,从路侧操作系统的角度,建设智能交通生态。

从结果上看,百度造车也“晚”了。早在去年,就有人提过:在市值被蔚来超过之后,百度开始造车,为时晚矣。

然而,百度似乎并不怕“输在起跑线上”。集度汽车在2021年3月成立,仅15个月过去,便发布了其首款汽车机器人概念车——ROBO-01,融合神经网络技术和自动驾驶方案,应《财富》评价,创造了一个新的物种。

表面上,百度造车慢人一步;而实际上,百度早在9年前便开始布局自动驾驶,算上AI的发力则更早。即使在造车的“第三曲线”上,百度仍然依靠着自己在AI这条“第二曲线”上积累的技术硬实力,避开激烈的电动车竞争,直接通过自动驾驶,迈进智能交通的“下一代”赛道。

“就自动驾驶技术而言,集度将领先特斯拉一代。”李彦宏在今年8月的集度汽车机器人生态伙伴大会上如此说道。

三、移动生态:用AI赋能基本盘

非广告收入占总收入比重,是检验百度转型成绩的一把重要的标尺。这个数字越高,就代表百度对传统业务的依赖更少,新业务能做的承压越多。

2022年Q2,百度财报披露,百度核心收入中,非广告收入61亿人民币,同比上涨22%,占总体收入26.2%,占比相较第一季度下降了0.4%左右。

总体上来看,提高非广告收益占比,仍在长期的攻坚当中。

然而如果说,智能云、智能驾驶是百度的“未来”,那么移动生态就是百度的“现在”。

然而,企业转型的“未来”,是建立在“现在”的基础上的。

前面也提到,在AI科技各线研发成本巨大的情况下,没有了现金流的支持,再好的项目也是“无米之炊”。

12年走过,百度深知,转型之路要走下去,基本盘不能丢。

但企业之所以要转型,就是因为市场变化,基础业务面临增速放缓、甚至整体下滑的风险。而企业要加大新业务的投入,就势必会降低放在老业务的关注。

老业务营收乏力,新业务难以变现,这个“真空”,是企业转型中最致命的陷阱。

企业要转型,得有人冲锋在前,在新领域开疆拓土;也得有人拱卫领地,甚至要在定局中突围。

在转型的持久战中,百度也面临着这样的难点。

在各类因素的冲击下,广告市场无疑已经开始进入周期性的衰退,互联网红利正逐渐见底,广告市场逐渐陷入“存量竞争”,社交媒体和短视频平台,从搜索引擎抢占了大量的用户注意力;同时疫情和国家政策,也让广告投放的规模大不如前。

财报披露,因疫情影响,2022第二季度,百度的线上营销收入仅为171亿人民币。

在广告市场的如此环境下,百度想要守好自己的基本盘,只能主动寻求突围。

而突围的矛头,不是别的,还是AI技术。

用AI滋养的移动生态,正在刺激着百度的基础业务焕发新的活力,也在为传统的搜索、百度App、贴吧、百家号等业务,创造突围的空间。

作为第一个深度融入百度App的AI数字人,度晓晓在今年又给百度“带粉”不少。6月,度晓晓创作歌曲《每分 每秒 每天》,与百度为龚俊打造的数字人携手演唱,收到不少乐评人欣赏。

而今年的语文高考,度晓晓也“提笔加入”,在40秒的时间里写就40篇作文,其中《本手、妙手、俗手》一篇,经高考前阅卷人评判,给出了48分的成绩,超过了75%的高考考生。

原先AI在百度App上的应用,曾经只局限在语音助手上。而度晓晓一步步走向“人格化”,与用户的关系,也从“助手”逐渐变为了“协作”,也让百度逐渐能够与用户建立更深层次的链接,和更有“人情味”的生态。

百度用数字人赋能移动生态,以求在转型持久战中“扎稳下盘”,背后的功臣还是深度学习技术的储备——百度的飞桨平台与文心大模型,为数字人的交互与自主创作提供了动力,让更人性化的互动、更具匠心的AI创作内容成为可能。

数据称,截至6月,百度App的月活跃用户量,达到了6.28亿人,同比增长8%;而在日活跃用户中,有84%左右的用户是登录用户,相较去年提升了8%,用户生态粘性很强。

而在广告市场遭受经济重创的环境下,财报披露,百度托管页的营收仍上升了10%,占到了广告收入的49%。而在数年前,托管页只占整体收入的1/4。

在托管页这项快速增长的广告业务背后,最重要的驱动力,还是百度的营销云服务平台。

在2022年Q2,数字藏品也给百度的移动生态带来了新变化。近年恰逢百度百科博物馆计划十周年,百度在5月以博物馆藏为灵感,发行了36款限量数字藏品,在文化推广和数字艺术品的领域各有探索。

除了历史文物,百度的数字藏品在园林建筑、新锐艺术、航空航天等多个领域均有试水,也给百度在移动生态业务的发展商增添了一抹亮色。

转型进入中场,在百度移动生态的保卫战——甚至是突围战——当中,百度用了一种“寓守于攻”的聪明战略,来形成业务之间的资源循环:

以AI的技术实力反哺移动生态,再以移动生态产生的现金流为技术发展提供子弹,支持研发投入。

结语

在“变”的路上,百度也有自己的“不变”。

在2021回归港股的招股书中,百度将自己定义为一家“拥有强大互联网基础的领先AI公司”。一年半过去,今天复盘来看,百度的突围,靠的还是AI技术的“一招鲜”。

只不过在AI“单点突破”之后,百度的业务成果变成了“多点开花”——以AI技术赋能其他业务,进是智能云和智能驾驶的企业发展新曲线,退是移动生态业务的新可能和新机遇。

12个年头,百度的转型之路还在继续,作为第一曲线的移动生态营收稳健,且利用AI创新焕发活力;第二曲线智能云则增速惊人,在云赛道占得先机;而第三曲线智能驾驶也在飞速成长,在竞争激烈的造车市场里,以自动驾驶“跨代竞争”。

百度的三条曲线,并非相互割裂,而是“你中有我”,相互支撑,以技术驱动各线业务创新。

企业转型,胜在平滑,胜在基础业务和新业务的顺利衔接。尤其是对于百度,一家拥有数万人规模的超级大厂来说,转型绝非一朝一夕,而业务的平稳过度就更加重要。

百度转型的方法论,是核心团队对AI技术的信仰与坚持,并且用热情和投入,在12年里建立起了新的商业格局与技术壁垒。

而百度转型的持久战仍在继续,或者说,随着市场的变化,百度也可能进行新的调整,甚至在不远的未来催生出“第四、第五曲线”。

本站部分文章来自互联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疑问请联系QQ:3164780!

(0)
上一篇 2022-09-04 21:00
下一篇 2022-09-05 22:5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