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两名高管离职:前CEO宿华业务助理彭佳瞳、商业算法策略负责人李勇保离任

据悉,前快手CEO宿华的业务助理彭佳瞳已离职。与此同时,商业算法策略负责人李勇保也已辞任,离职原因不明。据悉,二人暂时并未加入其他公司,也未注册创办新企业。

1 没有合适的位置?

公开资料显示,彭佳曈2018年加入58集团,任职58集团副总裁,负责集团人力资源事业群(HRG)经营及销售等管理工作。彭佳曈于2020年5月加入快手,担任时任快手CEO宿华的业务助理。

据悉,彭佳瞳加入快手是为了做在线教育,但没有做起来。此后,快手和百度投资知乎,彭佳瞳作为快手代表出任知乎非执行董事。

在这期间,去年底,快手高层内部发生史上最大震动——10月29日,快手科技发布公告称,现年39岁的公司联合创始人宿华辞去CEO一职,由联合创始人程一笑接任该职位。

离职原因至今众说纷纭,最广为人知的说法是“一山不容二虎”。在这之前,被外界称为宿华“嫡系中的嫡系”,快手原运营部负责人、高级副总裁严强也于10月24离职。

宿华辞去CEO后,担任了一年半CEO助理的彭佳瞳继续留在CEO办公室。

而彭佳瞳的离职早有预见。

今年5月,知乎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彭佳瞳已辞任非执行董事,快手CTO陈定佳已获委任为非执行董事,任命自2022年5月16日起生效。

当时,官方原因是,彭佳瞳需要投入更多精力处理其他业务而辞任公司非执行董事。

三个月后,小编得到彭佳瞳提出离职的消息,据说是宿华卸任后,CEO办公室没有合适的位置,也有说法认为彭不再看好快手发展。

2 快手多事之秋?

快手商业四剑客,包括技术方向的几位Leader:李勇保、算法策略专家孔东营、数据研发团队的负责人高小平、快手商业化引擎架构负责人白晓航,他们是快手商业化技术体系从0-1的核心参与者。

其中,李勇保是从0-1搭建快手商业变现算法策略体系的核心负责人,他2016年加入快手,当时,快手还没有形成体系化的商业化产品和投放能力,原来的算法团队主要做推荐系统。

2018年快手正式启动商业化后,李勇保被调派过来搭建这个体系,“当时商业化算法策略组只有3个人,但大家的内心都是‘打仗’的状态”。

到今天,快手已经成功搭建起自己商业化变现大厦,拿下“短视频第一股”。

5月24日,快手科技发布2022年第一季度业绩。公司一季度实现营收211亿元,同比增长23.8%,超过彭博市场一致预期的206亿元,线上营销服务、直播和其他服务(含电商)对营收的贡献占比分别为53.9%、37.2%和8.9%;经调整净利润亏损37.2亿元。

线上营销服务即广告业务,仍是快手第一大收入来源。今年一季度,广告业务贡献收入113.51亿元,同比增长32.6%——对比去年同期,该业务161.5%增速差距较大。

但对快手而言,真正问题是追赶抖音无望,视频号又在加速“蚕食”短视频,据视灯研究院数据,2021年末视频号DAU超过5亿,超过快手,而不可忽视的是,视频号还有坐拥12亿用户的微信这一巨大流量池的喂养。

同时,快手内部动荡,很多人因受不了快手改革变化离职,这两位高层的退出只是缩影。

3 程一笑做CEO的277天

值此多事之秋,程一笑可以说是压力山大。

自去年10月31日,程一笑接任CEO,时间已经过去277天。

这段时间里,他的任务非常明晰,就是调整快手节奏,以实现盈利,我们能看到的主要是这三招:

第一招,降本。主要手段分别是:

裁员——网络传言裁员20%,虽然快手很快否认了这个比例,但从各路消息来看,传言还是很有参考度。(其实裁员真不是啥坏事,传奇总裁郭士纳接受IBM,他要救公司干的第一件事不也是裁员么。)

降低福利,加强审批——快手一季度财报显示,它通过削减福利剩下1亿成本。

第二招,增效。增效主要是增加对公域流量的变现效率,快手对标巨量引擎建设的磁力金牛系统,被提到了更加重要的位置。

这里有一点值得关注,磁力金牛不仅支持外部买量,更支持快手内部做直播的品牌和主播花钱买量,这也就是程一笑说的“内循环广告”。

第三招,增加控制力。

这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在过去很长时间内,快手公司给人的感觉都是自由的,或者说是散漫的,没有控制力的。

但是,在过去的大半年时间里,快手确实换了一种感觉——具体来说就是,原来很多都做了、但没有较真做的事,它现在突然都较真做起来了,比如说了很多次削藩,比如做公会,比如做渠道做快品牌这些事……。

当前,内外压力都大,快手被迫做出改变,宿华辞去CEO后,程一笑进行改革,正是兵荒马乱之际。

本站部分文章来自互联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疑问请联系QQ:3164780!

(0)
上一篇 2022-09-06 11:17
下一篇 2022-09-06 11:1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