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AI竞赛,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打败美国了吗?

网空闲话:中美AI竞赛,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打败美国了吗?

华为与美国第一大移动通信网络运营商就双方电信专利许可费争议的私下调解,是与人工智能紧密相关的领域,都离不开芯片。华为被特朗普断供芯片之后,世界手机市场在上年第四季度全球销货量同比暴跌42%。这说明,中国在崛起,但一些核心技术依然受制于人。在下一个竞争领域—人工智能,到底如何角逐,看看美国专家的思维,有助于我们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贝尔弗尔科学与国际事务研究中心2020年8月份发布研究报告《Is China Beating the U.S. to AI Supremacy?》(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打败美国了吗?),报告从中国在AI上的突飞猛进、中美竞争的驱动因素、互相依赖的合作、AI可能是新一轮军备竞争、美国获胜的路径五个方面,展现了中美两国在AI领域竞争合作的态势。

报告认为,在目前的轨道上,虽然美国将在未来五年内保持微弱的领先优势,但中国随后将迎头赶上,并迅速超过美国。尽管美国不会在以数量为主导因素的竞争中获胜,但在才华、创造力和创新最为重要的竞争中,但美国拥有决定性的优势。在为保持美国的领导地位而进行激烈竞争的同时,必须同时认识到在一些领域进行合作的必要性,在这些领域,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都无法在没有对方帮助的情况下确保自身最基本的国家利益。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无论它是鼓吹中国威胁论,还是美国优先论,兼听则明,偏听则暗。以下为部分摘译内容。

网空闲话:中美AI竞赛,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打败美国了吗?

美中AI竞争态势概述

过去一年,我们结合了数十年来在前沿技术和国家安全决策分析方面的经验,努力理解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大跃进对国家安全的影响。我们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为中国的快速发展和未来十年在人工智能应用上超越美国的前景敲响警钟;解释为什么人工智能是由中国共产党(以下简称“党”)领导的政府存在的首要任务;找出两个数字超级大国之间不受约束的人工智能军备竞赛的危险方面尚未回答的关键问题;并指出我们为什么认为这是一场美国能够而且必须赢得的竞赛。

我们从四个关键点开始。

首先,大多数美国人认为,美国在先进技术方面的领导地位是如此根深蒂固,不容置疑。同样,美国国家安全部门的许多人坚持认为,在人工智能领域,中国永远只能是一个“近乎同行的竞争对手”。两者都错了。事实上,在人工智能的商业和国家安全应用领域,中国已经成为美国的全方位竞争对手。北京不仅在努力掌握人工智能,而且在取得成功。由于人工智能将在未来20年对商业和国家安全产生的变革性影响,就像半导体、计算机和网络在过去25年所产生的影响一样,这应该被视为一个严重的国家关切问题。

其次,中国对掌握人工智能的热情,远远超出了它认识到这一系列技术有望成为未来25年经济发展的最大推动力的范畴。对于团队来说,人工智能是关键任务。由党控制的威权政府控制14亿公民是一项艰巨的挑战。自从苏联解体以来,美国人一直坚信D.C政府注定要失败——最终。但人工智能为颠覆这一命题提供了现实的可能性。人工智能不仅能给共产党提供一个逃离“历史终结”的出口,而且还能宣称要推进一种治理模式——一种优于今天功能失调的民主制度的国家运行系统。正如一位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所说:“中国正在利用技术完善D.C统治。”这是一项价值主张,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许多领导人的共鸣。正如前Google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指出的那样:“如果苏联能够利用当今亚马逊领导人采用的那种复杂的数据观察,收集和分析方法,那很可能赢得了冷战。”

第三,尽管我们都对人工智能极大改善人类福祉的潜力抱有普遍的热情,但智能远超人类的机器的发展将带来特殊的、甚至是独特的风险。1946年,阿尔伯特·爱因斯坦警告说:“原子释放出来的力量已经改变了一切,除了我们的思维方式,因此我们将走向前所未有的灾难。”我们相信人工智能也是如此。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已经在我们所说的“基辛格的幽灵”(Kissinger’s Specter)中识别出了这些风险。用他的话来说,人工智能威胁着我们的意识和思维的一场不可预测的革命,以及“我们对真理和现实理解的一场不可避免的进化”。为了响应爱因斯坦的洞察力,那些制造和使用原子弹结束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技术专家和战略家们联合起来寻找防止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的方法。迎接人工智能带来的挑战将需要更多。

第四,中国在规模、数据收集和国家决心方面的优势,使其在过去十年缩小了与美国在这一行业领导者的差距。目前,中国正处在未来十年赶超美国的轨道上。尽管如此,如果美国能够意识到这一挑战并动员全国的力量,我们相信它能够制定并执行一项成功的战略。

对许多读者来说,人工智能只是科技领域中最新的一种闪亮的东西。一个简短的解释提供一些进一步的上下文可能会有帮助。人工智能包括大数据、机器学习和多种相关技术,当我们做同样的事情时,机器可以按照人类描述的“智能”方式行事。例如,考虑gps导航应用Waze在繁忙的交通中定位最佳路线;亚马逊的相关产品建议;或者是现在经常在国际象棋中击败世界大师的编程机器。今天的领先信息技术公司——包括FAANGS (Facebook, Amazon, Apple, Netflix和谷歌)和BATs(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都把研发预算押在了人工智能革命上。正如亚马逊的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今年所说,“我们正处在人工智能黄金时代的开端。”

美国战胜中国的战略路径

网空闲话:中美AI竞赛,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打败美国了吗?

人工智能是中国必胜的比赛吗?中国的人口是美国的四倍,毫无疑问,中国将成为人工智能应用领域最大的国内市场。我们可以理解那些悲观的同事们,他们的数据是美国的好几倍,计算机科学家的数量比美国多得多,政府的优先级也比美国高。事实上,我们最好的判断是,在目前的轨道上,虽然美国将在未来五年内保持微弱的领先优势,但中国随后将迎头赶上,并迅速超过我们。

尽管如此,我们认为这是一个美国可以参与竞争并取得胜利的舞台。国会最近成立了“人工智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mmission o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由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担任主席,曾在奥巴马和特朗普任内担任国防部副部长的鲍勃·沃克(Bob Work)担任副主席。它的使命是制定这一战略,“以确保美国的国家安全事业拥有维持美国全球领导地位所需的工具”。“希望有帮助的努力,我们反对包含五个指针对一个成功的策略。

首先,美国人必须清醒地面对挑战。承认,美国面临着一个严重的竞争对手在比赛中来为我们的未来将是决定性的需要得到我们的竞争力源泉。奥运会为思考人工智能的竞争策略提供了一个具有启发性的类比。它还提醒我们,竞争本质上是一件好事。竞争产生优越的性能。参加马拉松比赛的人比他们独自跑步时跑得更快。事实上,竞争是美国的核心价值观。自由市场组织了一个竞争过程,以更低的价格生产更好的产品。科学及其应用程序预先研究团队更好地理解世界竞争。

其次,在这场比赛中,美国不能指望成为最大的赢家——在这一类别中,中国由于其人口规模而默认获胜。然而,美国可以是最聪明的。在寻求改进和发展最先进的技术时,最聪明的0.0001%的个人发挥了作用。美国可以通过从全世界77亿人口中招募人才,并使这些人充分发挥他们的潜力来取得成功。事实上,美国公司现在已经招聘了100名公认的人工智能天才中的一半以上。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是一个封闭的社会——讲汉语的人基本上只有14亿。去年只有1000名在外国出生的人成为中国公民。因此,尽管美国不会在以数量为主导因素的竞争中获胜,但在才华、创造力和创新最为重要的竞争中,但美国拥有决定性的优势。

第三,平台很重要。在这一点上,美国以一个巨大的、可持续的竞争优势开始:英语是科学、商业和网络的通用语言。中国人面临着要么说英语,要么自言自语的选择。不仅中国人,法国人和其他国家的人也经常抱怨这是不公平的——也许确实如此。但这是事实。为了把新加坡从一个第三世界的城市转变成世界上最成功、最繁荣的全球贸易中心之一,李光耀坚持把英语作为新加坡的第一语言。(事实上,在向中国领导人提供咨询时,他一度建议中国将英语作为第一语言。)今天,地球上75亿人中有超过一半的人说英语,另外还有数10亿人在学习英语。

第四,美国公司在人工智能主要平台的建立方面具有显著的先发优势,包括操作系统(Android和苹果)、先进半导体设计(arm)和杀手级应用(包括Instagram、YouTube和Facebook)。Instagram每月有10亿活跃用户;Facebook超过24亿。竞争对手中国肯定会试图取代当前在这两个平台和应用程序上领导者的地位,如果美国公司是足够聪明,继续扩大其用户的机会,提高他们的经验,扩大人们使用他们的平台和应用程序的数量,中国和其他国家想要向世界发声只能依靠占主导地位的平台。

第五,在为保持美国的领导地位而进行激烈竞争的同时,我们必须同时认识到在一些领域进行合作的必要性,在这些领域,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都无法在没有对方帮助的情况下确保自身最基本的国家利益。人类能源消耗对气候的影响就是一个生动的例子。如果美国或中国继续以目前的速度排放绿色房子气体,在一百年,这可能产生一个国家都无法生存的生物圈。因此,除了合作之外没有其他可行的办法。在其他领域也是如此,包括防止第三方挑衅——例如在朝鲜或台湾——将美国和中国拖入一场灾难战争;以及合作,以防止2008年大衰退(Great Recession)之类的金融危机再次发生,从而演变成另一场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我们怀疑,在限制人工智能无限制发展方面,可能存在类似的情况。

各国一方面残酷竞争,另一方面积极合作,这种可能性在外交官看来是自相矛盾的。然而,在商业世界里,它被称为生活。虽然还没有人想出一个恰当的词来形容“合作竞争”(coopetition),但苹果(Apple)和三星(Samsung)就是一个有力的例子。这两家公司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上是无情的竞争对手(事实上,在过去的五年里,三星已经成为这个市场的第一名)。但谁是苹果最大的智能手机零部件供应商呢?三星。管理一种既竞争又合作的关系需要警惕、判断和适应的敏捷性。但是,如果正如我们相信的证据所显示的那样,一个小地球上的技术给美国和中国留下了两种——而且只有两种——的选择,我们相信,如果它们唯一的选择是相互毁灭,它们可以找到共存的方式,尽管这种共存令人不安。

本站部分文章来自互联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疑问请联系QQ:31647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