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融科技发展水平居世界前列,但核心技术研发落后!

社科院报告:中国金融科技“弯道超车”但核心技术研发落后等短板制约发展

“近年来,中国金融科技实现‘弯道超车’,发展水平居于世界前列。但核心技术研发落后、基础性制度建设滞后等短板也制约着中国金融科技的高质量发展。”4月25日,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发布《中国金融报告2020:新发展格局下的金融变革》报告,已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其中,宏观杠杆率攀升引发多重风险、中国金融科技发展面临新挑战以及全球流动性充裕构成新的外部冲击,被认为是“十四五”时期我国经济金融运行面临的挑战。

报告以“新发展格局下金融发展与变革”为主题,回顾总结2020年中国金融发展历程及面临的风险挑战,从金融安全和风险防控、资本市场支持实体经济、金融开放与审慎监管、绿色金融助力低碳转型等多个层面,探讨“双循环”背景下金融发展新定位,对2021年我国经济金融形势与相关政策进行了展望。

2020年,面对新冠疫情蔓延、世界经济陷入严重衰退与美国的打压持续升级“三重冲击”。“对于2020年的回顾,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判断,我们经济金融形势表示了平稳,很好支持了实体经济,同时我们没有大水漫灌,我们付出的代价相对一些发达经济体和全球来讲是低的。”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张晓晶在研讨会上表示。

报告也研究了“十四五”时期我国经济金融运行面临诸多挑战:其一,宏观杠杆率攀升引发多重风险。在疫情冲击下,我国的宏观杆杆率大幅上升,导致金融风险不断积累、暴露:地方国企信用债违约事件频发,地方政府债务风险高企,商业银行坏账风险抬头。

其二,中国金融科技发展面临新挑战。近年来,中国金融科技实现“弯道超车”,发展水平居于世界前列。但核心技术研发落后、基础性制度建设滞后等短板也制约着中国金融科技的高质量发展。疫情爆发后,发达经济体的金融数字化转型按下了“快进键”,底层技术研发投入力度加大,企业和金融机构加速数字化转型,数字经济新规频频出台,对我国金融科技发展构成强有力挑战。应在防风险、反垄断与促发展、增效率之间把握好平衡,稳步提升中国金融科技国际竞争力。

其三,全球流动性充裕构成新的外部冲击。主要发达经济体扩张性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一方面导致致债务占GDP比重达到历史高点,另一方面利率水平却跌至历史低点。要密切关注全球流动性变化对大宗商品价格、通货膨胀、汇率、国际资本流动、外汇储备等方面的冲击。

报告认为,构建新发展格局对金融改革发展提出了新要求,金融要以服务实体经济为本,在畅通经济循环、维护经济安全、推动经济转型方面发挥引领和支撑作用:其一,推动金融、房地产与实体经济均衡发展。房地产将金融与实体经济紧密“连接”在一起,起到了枢纽的作用。市场和政府两只手要协同发力,既要推进城乡土地同权化和土地资源配置市场化,建立运用税收杠杆调节房地产市场运行的长效机制;又要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以租赁市场为抓手解决大城市住房问题。

其二,在扩大金融开放进程中统筹发展和安全。建议将有效维护金融基础设施安全,稳慎推进资本项目开放与保持人民币币值稳定,争夺重要金融产品定价权,积极参与全球数据治理作为下一步工作的重点领域。

其三,围绕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构建绿色金融体系。这包括:修订绿色金融标准;完善绿色金融激励机制;丰富完善绿色金融产品和市场;审慎管理气候变化相关金融风险;推进绿色金融国际合作等。

展望2021年,报告认为,GDP增速预计达到8%左右,呈现出“前高后低”态势;通货膨胀压力总体较小;宏观杠杆率将稳中有降;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可能围绕6.4-6.5的中枢水平呈现双向波动的格局。

政策方面,报告建议,一要保持政策定力。财政政策扩张力度较2020年有所下降,货币政策将坚持稳健中性的基调。在全球主要经济体继续强刺激的情况下,我国宏观调控应保持定力,避免宏观杠杆率的过快攀升和金融风险的快速积累。

二要把握好风险定价市场化与防范系统性风险的关系。取消政府隐性担保,稳步推进风险定价的市场化。在这一前提下把握好改革的力度和节奏,审慎应对与化解可能产生的风险调整,避免爆发区域性与系统性金融风险。

三要继续深化改革扩大金融开放,既要推广注册制以及退市制度,整合银行间和交易所债券市场,加快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市场化改革;也要加快国内金融市场对境外机构投资者的开放,放松中国投资者投资于境外资本市场的限制。

四要建立可持续的债务积累模式,稳步推进破产重组和债务重整,硬化国企与地方政府的预算约束,突出竞争中性,纠正金融体系的体制性偏好。

本站部分文章来自互联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疑问请联系QQ:31647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