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百万年薪「抢人」到「毁约」应届生,新能源汽车市场遭遇了什么?

从百万年薪「抢人」到「毁约」应届生,新能源汽车市场遭遇了什么?

在收到国内某造车新势力的录用通知那一刻,应届机械工程专业博士丘朋(化名)以为自己的工作终于有了着落,不过一个半月后,他却收到了录用撤销的通知。

对方HR在邮件中向他表示抱歉,解释称因公司整体业务调整导致招聘岗位数量减少,不得不与他解约。

他随后面试国内多家造车新势力企业及自动驾驶公司,结果都无下文。

在与丘朋一样的应届生看来,新能源汽车是未来的朝阳行业,不少人相信自动驾驶在新能源汽车商业应用在某一天将迎来爆发,辅助驾驶功能在量产车型的落地让他们看见了这一可能。而去年自动驾驶公司和车企持续不惜数十万、甚至上百万元争相招聘研发人员的渴求,也让他们笃信这一热潮将在2022年得到延续。

不过,火热的抢人大战在2022年似乎逐渐偃旗息鼓。

自今年4月以来,包括理想、小鹏、特斯拉、福特等国内外车企接连宣布停止招聘、裁员规模达到数千甚至上万人,大量人员从车企流出似乎暗示着汽车行业发展遭遇新的难题。

车企突如其来的裁员,会是行业遇冷的一个信号吗?

熄火的抢人式招聘

新能源汽车市场就业环境变化之快让丘朋始料未及,与现在求职多番碰壁不同,在他的印象里,以求职者为主导的“买方市场”曾是去年新能源汽车就业市场的特征。

据脉脉人才智库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新经济行业职位量增速前十的领域中,新能源汽车以365%增速排名第二。

车企庞大的需求一定程度推高了岗位薪资。自动驾驶行业猎头颖仪对新智驾表示,去年国内某第一梯队造车新势力HR为挽留候选人,曾称:“你拿别家最高的offer来,我在此基础上再给你高10%的薪资。”

尤其是自动驾驶等人才稀缺的岗位,车企愿意给出高额薪资。多家求职平台薪资显示,自动驾驶算法工程师岗位平均以月薪25K(15薪)起步,而智联招聘2021年第三季度《中国企业招聘薪酬报告》显示,登顶高薪行业之首的IT管理/项目管理的平均月薪为25k。

从百万年薪「抢人」到「毁约」应届生,新能源汽车市场遭遇了什么?

新能源汽车市场狂热的高薪招聘让应届生怀揣着跳入风口的希望,也让部分车企有着新的一年继续扩招的计划。事实上,此轮裁员的部分车企曾有着扩招计划。

今年5月,消息称小鹏汽车正在进行一轮组织调整、裁员,部分网友表示小鹏汽车毁约校招招聘,而在5月13日小鹏汽车招聘公众号的一则文章内,其表示今年将进入更多高校招聘;开启数轮裁员的理想汽车,曾计划今年扩招至2.4万人。

不仅国内车企,不少国外造车新势力也启动裁员。

美国电动汽车公司特斯拉、Rivian分别计划裁员10%、6%,其中特斯拉此次裁员规模为其历史之最;英国电动汽车公司 Arrival SA表示,其裁员比例可能占员工总人数30%。

员工数量严格控制的情况不只发生在车企,部分汽车供应商也已谨慎招聘。

一家汽车零部件供应商的市场总监高爽(化名)告诉新智驾,其公司今年虽然没有裁员,但是对员工人数控制特别严格,员工名额基本锁定。如果部门需要招聘新员工,必须提前向CEO汇报招聘新员工的目的,以及新员工能为部门带来怎样的帮助,只有得到CEO批准,部门才能招聘新员工。

即便其公司今年上半年完成一轮融资,账面现金流较充足,但公司整体对成本控制依然十分严格。

“今年我的市场预算差不多要被砍光了”,高爽的语气中流露出几分无奈。

经济下行的避险

在多位新能源汽车行业猎头看来,此次车企裁员的主要原因主要为精简业务,以及今年经济形势整体不明朗。

过去几年,造车新势力抓住市场空窗期高速发展,公司规模也迅速扩大。

根据特斯拉2021年年度报告, 特斯拉2021年新雇佣28533名员工,2019年年底至今,特斯拉员工数量几乎翻了一倍。而小鹏汽车2020年员工总数为5084人,去年年底其员工总数已超过1.39万人。

员工数量的高速增长除了公司业务发展之外,也离不开新造车公司之间的竞争。

颖仪向新智驾表示,2021年多家公司获得大量融资有着充足预算,需要更多人发展新业务之外,另一个招人的目的是尽量防止人才流到竞争对手公司。这可能导致,车企因竞争性招聘导致过去人力成本过高,现在需要对此严格控制。

某些时候,车企如同一只升空的热气球,员工如同压舱的沙袋。

在经济形势向好,车企对市场发展有着乐观预期时,足够的沙袋可保证热气球稳定飞行,员工除了服务主营业务之外,还可参与公司探索的新业务,为公司飞行距离更远增加一分可能。但是当经济形势恶化,热气球高度可能下降时,抛下沙袋可在一定程度上恢复热气球的飞行高度。

据第一财经报道,2021年年底全球股票总市值约为120万亿美元左右,但是在多种因素的影响下,至2022年5月22日,全球股票总市值蒸发22万亿美元。

因此,在经济下行的背景下,部分车企将放缓人员增长速度,并将重心转移至公司业务核心的汽车生产与销售方面。

自动驾驶行业猎头Echo向新智驾表示,此次车企裁员主要波及非核心岗位,研发类岗位几乎不受影响。

她介绍,造车新势力经过多年发展,核心部门及基本人员架构已经几乎搭建完毕,后续发展大多数向着大厂类似路线看齐,出现新的业务线,分工更为精细。因此倾向于招聘更优秀,或是参与发展新业务的员工。

如果造车新势力们启动裁员,那么受到影响的员工大多属于产出不多、边缘部门、资历较浅,以及非核心部门的应届生。

譬如,理想汽车裁员岗位包括产品、企业系统、传感器开发等。尽管特斯拉裁员Autopilot驾驶辅助系统团队229名员工,但他们的工作主要为数据标注,在高爽看来,这类工作的技术要求并不高,可替代性较强。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车企大刀阔斧裁员的同时,某些岗位仍在大量招聘。

小鹏汽车招聘公众号发布多篇社招推文,主要开放自动驾驶、动力、制造工程类岗位; Rivian首席执行官明确告诉员工,Rivian只停止某些非制造业招聘。

尽管特斯拉裁员比例高达10%,马斯克也明确表示将保护制造业岗位。

针对不少造车新势力大量开放制造类相关职位,高爽认为这是它们已经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造车前期,意图为汽车带来更多不同体验的造车新势力可能着重把研发实力作为核心竞争力。当产品量产并交付后,造车新势力在生产制造方面的短板也将充分暴露,因此目前需要尽可能招聘制造人员迅速补齐制造短板。

缩减非核心业务部门、增加制造岗位,整体来看,此轮车企裁员是在经济遇冷的情况下,将更多注意力集中于产品生产制造。

此轮裁员影响有限

在经济遇冷的情况下,业务调整可视作为公司发展回归理性的一种表现。

近期,小鹏汽车出海业务多位营销负责人离职,也有小鹏汽车员工在脉脉发帖,表示小鹏出海业务被合并到用户发展部。

小鹏汽车对于出海业务曾有着不小的野心,小鹏汽车2020年成立出海业务并将其升级为独立部门,至今已在欧洲五国设立六个办公室。不过根据网站Cleantechnica统计,小鹏汽车在挪威两年仅卖出1006辆产品。

从百万年薪「抢人」到「毁约」应届生,新能源汽车市场遭遇了什么?

(小鹏G3出口挪威)

此轮车企人员及业务调整的部分原因,或许是在探索受挫后的及时止损,寻找更稳健的发展节奏。另一部分原因,则是车企对经济发展不稳定的判断下,通过裁员控制成本。

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曾告诉高管,他对经济形势有“非常糟糕的感觉”,随后特斯拉启动裁员。值得注意的是,特斯拉在裁员的同时,也在大幅度增加兼职员工数量。在部分人看来,这是马斯克用薪水相对较低的临时工替换高薪水的老员工,以减少人力成本。

Arrival SA也表示,业务重组可能导致员工数量减少30%,但这是为了应对充满挑战的经济环境,削减支出以完成2023年的业务目标。

不可否认,经济因素的确为新能源车企的发展产生一定影响,但目前而言,此类影响范围还未明显扩散。

无论中外,宣布裁员的车企大多数为新造车企业,较少传统车企传出此类消息,仅福特计划裁员8000名员工。

目前,国内传统车企尚无裁员消息。在高爽看来,国外汽车企业对汽车市场的悲观预期进而采取裁员,并不一定传导至国内汽车市场。虽然全球经济发展放缓,但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的蓬勃发展及政府多项利好政策的出台,一定程度上提振了国内车企对未来发展信心。

在上半年受到上海疫情影响,导致多家车企产品生产交付数量大幅度减少的情况下,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1-4月产销分别完成160.5万辆和155.6万辆,同比均增长1.1倍。而近期政府部门推出的新车购置税减半政策、新能源汽车下乡活动,也将促进新能源汽车的销售。

尽管宏观经济对汽车企业的决策产生着一定影响,但国内外新能源汽车市场发展的不同形势,导致此轮裁员的影响范围相对有限。

裁员之后

在行业招聘整体收紧的情况下,新造车企业对新员工的要求相对更高。

自动驾驶行业猎头童锴介绍,造车新势力放给猎头的岗位,相比去年层级更高、招聘难度更大,他认为部分原因是因为内部的招聘团队、内部人才池得到了快速扩充。

而那些从造车新势力离开的人们,大多数去往何处?

据颖仪观察,独角兽公司及创新型公司招揽了不少出身车企的员工,这类公司知名度相对不高且议价能力相对不强,它们从0-1搭建团队需要大量员工参与建设。她还介绍,今年毫末智行、辉羲智能等公司正在大量招聘新员工。

至于丘朋,被解约两个月后,他依然在寻找着合适的工作机会。

本站部分文章来自互联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疑问请联系QQ:3164780!

(0)
上一篇 2022-08-28 22:31
下一篇 2022-08-29 18:2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