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发 Waymo、Uber 两家巨头对簿公堂的明星少年破产了!

引发 Waymo、Uber 两家巨头对簿公堂的明星少年破产了!

曾经的硅谷自动驾驶明星少年,引发 WaymoUber 两家巨头对簿公堂的 Anthony Levandowski 最终还是没能躲过 Waymo 的穷追猛打。

3月6日,有消息称加州法庭判决 Levandowski 需赔偿 Waymo 1.79 亿美元。由于资不抵债,Levandowski 随后就申请了破产保护。

加州最高法庭法官 Ethan Schulman 确认了这一消息,显然一年多前仲裁小组给出的初步判决最终还是应验了。判决生效后,Levandowski 需要赔付谷歌 1.75 亿美元,外加 430 万美元的利息。

“法庭已经公示了该案终审判决的诉讼表,确认谷歌胜诉,Levandowski 需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Waymo 在一份声明中写道。“在打造世界上最强驾驶员的道路上,我们会继续采取必要措施,以保护公司机密信息。”

作为谷歌自动驾驶项目的元老之一,Levandowski 在破产申请中坦诚,自己的资产价值 5000 万- 1 亿美元,债务则达到了 1-5 亿美元。在离开谷歌创业前,他则从老东家那里拿到了大额奖金,价值超过 1.2 亿美元。

Waymo 认为,Levandowski 和 Lior Ron(负责 Uber 卡车业务)不但违反了合同与分立协议,还在 2016 年离开谷歌后劝说多名工程师加入竞争对手 Uber 的自动驾驶项目。今年 2 月份,Ron 赔款 970 万美元了结了官司,而且这笔赔偿金是 Uber 代为支付的。可惜,在 Levandowski 的问题上,恐怕 Uber 不会再这么慷慨了。

“谷歌和 Lior Ron已经达成了和解,Ron 现在无需负任何责任了。”2020 年 3 月的 Uber 年报中写道。“虽然 Uber 与 Levandowski 之间也有保障协议,但 Uber 是否会为此负责现在还有待商榷。不过,最终判决可能还是会再为 Uber 带来 6400 万美元的损失。”

Levandowski 的代理律师 Neel Chatterjee 则强调,这次的诉讼跟商业机密无关。“它会影响那些准备离开谷歌寻找新机遇的雇员,而 Anthony 则是两大科技巨头纷争的牺牲品。”

“谷歌睚眦必报,想追回曾经奖励过 Anthony 的一切奖金,Uber 方面则拒绝为 Anthony 提供保护。” Chatterjee 说道。“Anthony 没有选择,只能申请破产保护了。”

自动驾驶热潮勃兴以来,Levandowski 窃密案可谓业内最引人注目的大戏。作为打车行业无人能跨过的山峰,Uber 前 CEO Travis Kalanick 想用自动驾驶来换取未来 Uber 业务的持续盈利。就在此时,Levandowski 从谷歌出走创办 Otto,后又迅速被 Kalanick 花 6.8 亿美元重金收至麾下。两人一拍即合,而 Levandowski 的新任务就是带着 Uber 跟老东家作对。可惜好景不长,自动驾驶领头羊 Waymo 才不想被 Uber 迅速追上,它们以 Levandowski 盗窃商业机密为由将 Uber 告上法庭。最终,Uber 不得不开除 Levandowski,并在 2018 年与 Waymo 取得和解,赔给对方价值 2.45 亿美元的股票。

2019 年 8 月份,联邦检察官启动了对 Levandowski 的诉讼,最终这位明星工程师一败涂地。

2016 年 10 月份接受《福布斯》采访时,刚刚被吸收进 Uber 的 Levandowski 就坚定的表示,自己现在用的 IP 跟前东家谷歌没有任何关系。

“我们没有偷谷歌的 IP。”Levandowski 当时说道。“这一点绝对没有半点假,我们一切都是从零开始,而且有完整的研发日志。”

2018 年 7 月,新官上任的 Dara Khosrowshahi 彻底扫清了 Levandowski 与 Ron 在 Uber 的“残余势力”。在那之前不久,Uber 的测试车则在亚利桑那闯了大祸。在一系列天灾人祸的影响下,原本势头迅猛的 Uber 自动驾驶业务直接凉了一半,修整好久才算缓过点气来。

虽然年龄不大,但 Levandowski 已经是个连续创业者,他不但创办了多家公司,还有消息称他有自己的宗教。参加了著名的 DARPA 自动驾驶挑战赛后(2007 年),Levandowski 就正式入职谷歌,与众多大牛一起推动着自动驾驶汽车的商业化。

本站部分文章来自互联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疑问请联系QQ:31647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