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内乱、派系争夺控制权升级:大股东要将前董事会主席踢出局,员工集体要求罢免执行董事

贾跃亭的FF,量产车尚未上市销售,后方高管团队却已陷入新一轮权利斗争,如今内部派系争夺战又迎来新剧集。

今年6月份,就有网友在社交平台上发文称,法拉第未来内斗实锤,贾总的FF Top 发力,要求替换掉去年任命的董事会主席(BrianKrolicki),这个人是PIPE投资人选出来担任董事会主席来监督管理层的。而替换者是贾总的律师,接下来一步一步替换掉Susan Swenson等其他董事会成员。

预测,正在被进一步证实。

一来是,大股东FF Top强硬要将独董BrianKrolicki逐出董事会,而接任FFIE董事会的独董正是韩丽;二来是,法拉第未来6名员工代表全球140多名员工联合上书,要求董事会解除Susan Swenson的执行董事长和董事会主席两大职务。

种种迹象表明,法拉第未来董事会已经引起其大股东、投资者和员工的强烈不满,他们要求重组法拉第未来董事会的行动再次升级。

FF内乱、派系争夺控制权升级:大股东要将前董事会主席踢出局,员工集体要求罢免执行董事

自去年以来,法拉第未来遭遇了被做空、股价暴跌、财报难产、股票面临退市、内部高层动荡等一系列事件。

业内分析人士称,通过FF一连串的事件来看,法拉第未来发生内斗,本质是董事会夺权,去贾化。贾跃亭试图重组董事会,重新掌握权力。年报季报披露卡在最后一刻,这是不正常的。当时董事会有逼宫贾跃亭的嫌疑,法拉第未来内部有人借做空报告逼宫贾跃亭。做空报告的结果,贾跃亭、毕福康大权旁落,发起调查的董事长被迫辞去董事长职务,这是双方各打五十大板。贾跃亭、毕福康向董事长汇报,法拉第未来政归董事会。贾跃亭失去对董事会的控制,这是问题所在。

有意思的是,有消息称FF内斗甚至影响到了融资进展。

根据彭博社的报道,一个隶属于贾跃亭的股东团体要求从这家初创公司的董事会中撤换一名董事。7月15日,这些股东在一份文件中表示,他们向法拉第未来提供了“至少1亿美元”的救命稻草,条件是该董事必须辞职。

据法拉第未来披露二季度财报显示,其净亏损增至1.42亿美元,累计亏损32亿美元,截至2022年8月9日现金余额仅有5220万美元。

Brian Krolicki被强制卸任董事长后又被驱逐出董事会,韩丽上位

8月26日消息,据美通社报道,法拉第未来大股东FF Top Holding LLC(FF Top)在美国当地时间周二致信该公司,要求其提供部分账簿和记录。并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一份13D文件,要求法拉第未来提供一份股东名单尽快召开股东大会,再次敦促法拉第未来董事会作出行动,将董事和前董事长Brian Krolicki从董事会中除名。

FF Top认为:“在过去一年中,公司的经营业绩一直未能达到公司在公开文件中设定的目标,而且这种情况没有改善。我们认为,这种糟糕的表现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Brian Krolicki以及与他结盟的董事会成员的的失败。”

FF内乱、派系争夺控制权升级:大股东要将前董事会主席踢出局,员工集体要求罢免执行董事

此前,正是这位独立董事发起内部调查,让法拉第未来股价暴跌、财报难产、股票面临退市风险,这些操作都被认为是该公司内部派系争夺控制权。

FF Top在初步委托书中表示,尽管造成Faraday Future目前财务和运营挑战的主要原因是由于部分现任董事会董事对于公司治理能力的缺乏,但公司正处于将一个前途光明的产业概念变为现实——即实现其革命性电动车产品大规模量产的关键转折点,并且急需做出根本性改变才能实现这一承诺。

FF Top认为相信这些改变必须从认识到这些挑战的严重性和紧迫性的董事会开始,并专注于制定一个现实可行且对财务负责的计划,从而使公司走上正轨。

2022年2月,FF称因公司在控制和文化方面存在某些弱点,作为公司最高管理机构的负责人,Brian Krolicki被强制卸任董事长一职。据了解,2021年8月,Brian Krolicki 被任命为 FF 新成立的董事会主席,此前他曾担任过美国内华达州运输部(NDOT)副主席。

知情人士透露,Brian Krolicki此前作为FFIE董事长,对当时形势判断失误并发起内部调查继而引发财报延迟和退市风险要负主要责任,并放任董事会由少数独董控制并不断地推动公司走向极为困难的境地。

Brian Krolicki被逐出董事会后,目前,FFTOP也已经提名前国际知名律师事务所O’Melveny&Myers合伙人韩丽为FFIE董事会独立董事。

公开资料显示,韩丽毕业于复旦大学,并先后在北京大学和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是资深商业顾问,曾任全球投资巨头盛大集团的总法律顾问。

在从业期间,韩丽处理过金额达数十亿美元的高端并购与融资交易、风险投资与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投资,以及在多个法域下监督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行为和公司合规计划。

需要指出的是,在FFTOP提交的文件显示,已经要求FF董事会配合新任命的独立董事韩丽对Brian Krolicki在担任董事会成员期间的行为进行审查,并强调其在担任董事会成员期间,给股东利益造成了重大损失。

熟悉美国上市公司运作机制的业内人士表示,此前FFIE董事会并没有专业法律背景的董事会成员,韩丽的资深法律背景和中美上市公司治理的经验是对FFIE董事会的重要补强。

执行董事长被指控不当控制公司和董事会,员工集体请愿要求罢免其职务

此前根据网友的预测,在前董事会主席被驱逐出董事会后,接下来FF管理层就会一步一步替换掉Susan Swenson等其他董事会成员。

这个预测,似乎也即将成为现实。

据亚洲科技电讯8月26日消息,法拉第未来全球员工要求罢免公司执行主席Susan Swenson的内部请愿书最近被泄露。在这封请愿书中,员工表示集体强烈要求1、Susan Swenson本人在8月26日前自行辞职,辞去FFIE执行董事长、董事会主席和董事的职务。2、如果其拒绝主动辞职,就要求董事会在8月28日之前召开董事会罢免Susan Swenson在经营管理层和董事会的所有职务。同时尽快召开特别股东会,移除Susan Swenson的董事职位。

这次的请愿事件,再次让这家一直处于风暴中心的电动车制造商再次成为媒体头条。

接近FF的投资者透露,法拉第未来的6名员工代表全球140多名同事向法拉第未来董事会和全球股东发出请愿书,要求公司董事会解除Susan Swenson的执行董事长和董事会主席两大职务,并召开股东大会,罢免其董事职务。

FF内乱、派系争夺控制权升级:大股东要将前董事会主席踢出局,员工集体要求罢免执行董事

请愿书称,Susan Swenson作为法拉第未来董事会和运营决策的第一责任人,也是公司的第一法律责任人,应该对法拉第未来上市一年来的各种疏忽、渎职、违反尽职义务、不当行为、错误行为、不当得利,甚至可能违反法律的行为负责。同时对股东和员工利益巨大损失、公司生育严重受损、订单用户失去信心、核心人才不断流失,预算严重超支,成本严重失控,公司资金严重浪费,FF 91产品交付不断延迟、融资迟迟不能落实等一系列灾难性经营结果负责。

请愿书中指出,FF的上市敲钟让全球800位员工、所有股东和投资人享受了短暂的高光时刻。过去的一年内,股价从最高点14.82美金暴跌到1.65美金,市值蒸发近90%。特别是近半年来员工利益受到巨大的伤害。股价已经跌破大部分员工的行权成本,我们的投资人更是损失惨重,我们必须对Sue进行罢免并严肃追责,公司才有可能重新获得成功。

信中还提到,Susan Swenson在可能的相关同伙成员的配合下,通过不当控制公司和董事会,导致了公司经营方面的灾难性结果。Sue在任职董事会特殊委员会主席期间,对公司及核心高管进行了一系列不公正和不当的调查和整改。在其任职董事会审计委员会主席期间,本该在2021年10月份提交S-1/A报表的目标无法如期实现。直至其2月初成为执行董事长后,S-1/A仍不断延迟至今仍未完成,导致正常的股权融资无法进行,同时给公司带来巨大的法律诉讼风险。如近期公告的最新融资备款显示新的投资人股权成本远任干吊工行权价格公司以极低的价格和超量的股权增发推动融资,如此巨大的双重程理侵害了包括员工在内的所有股东的权益。更过分的是,一直把很多股东放在对立面。这些也是导致公司灾难性经营结果的重要原因。这种无能以及变相榨取员工,股东和投资人利益的行为必须立即停止。

值得一提的是,这封请愿书中披露了一个重要信息。那就是,目前FF董事会正在对多封匿名吹哨信展开调查。

对于该项调查,员工在请愿书中提出了进一步的要求。要求表明:1、关于四名董事Sue Swenson、ScottVogel、Jordan Vogel、BrianKrolicki以及可能的相关机构包括外部律所以及财务公司Kirkland&EllisMoelis&Companv和AlixPartners,对公司和董事会的不当控制,不当得利和利益输送,恶意推动破产,超低价格和超量股票增发,重大稀释包括员工在内的现有股东权益实行变相重组,以及其他所有的可能涉嫌违法违规行为,需要立即公布调查结果。2、对上述吹哨信的调查中,我们怀疑Sue及其同伙可能的滥用职权,违反独立调查原则,包括指使亲信代表公司负责调查包括Sue本人在内的整个调查的启动,调查组的成立,调查过程和结果中可能存在的一系列不当行为和涉嫌违法违规的行为进行进一步的独立调查。

最后,这些员工表示,将会把收集到的相关内容和证据,以实名吹哨的方式向董事会以及监管部门进行举报。如果上述要求没有达成,将会采取进一步的升级行动。

高层大清洗:贾跃亭被严重削权,亲信王佳伟出局

去年10月7日, 距离法拉第未来成功登陆美股不到4个月,FF被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美奇金投资咨询公司)做空。做空报告中重点提到,贾跃亭或许仍然通过直接控股,担任职务、聘用亲属等方式掌握对FF公司的控制权,时任FF全球资本市场副总裁的王佳伟,正是贾跃亭的外甥。

针对做空报告,法拉第未来成立“独立董事特别委员会”进行内部调查。随后FF汽车调查委员会公布结果并宣布董事会大改组。

调查报告指出,公司“低估了贾跃亭对FF的参与程度”。因为调查发现,早在2019年贾跃亭就宣布辞去FF的CEO职务,转任FF的CPUO(首席产品&用户体验官),但是贾跃亭通过在FF管理层内部安插亲属来掌握着FF的发展,在FF内部拥有很强的话语权。

针对此事,今年2月份,FF内部进行了高管大清洗行动。

其中,FF新设立了董事会执行主席一职,由前FF前董事会成员之一的Susan Swenson出任,毕福康和贾跃亭都向其汇报,与此同时贾跃亭及毕福康被削减25%的工资。

贾跃亭向董事会执行主席汇报,等于是官降一级,这被业内人士看作是贾跃亭被削权。

其他几大FF核心高管,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处罚。Brian Krolicki被强制卸任FF董事会主席和董事长的职务,成为董事会审计和薪酬委员会的成员;Jordan Vogel卸任FF治理及提名委员会的职务,担任首席独立董事。另外,Scott Vogel成为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公司治理及提名委员会的主席,副总裁、总法律顾问兼秘书Jarret Johnson从该公司离职。而贾跃亭的亲信,FF全球资本市场副总裁王佳伟,更是遭遇了立即无薪停职处理。

这次的高层大变动,明面上是给做空事件做出交代,实际上也是FF内部派系斗争的结果之一。

但很显然,贾跃亭被削权,并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两个月后,也就是今年的4月,法拉第未来对外公开宣布解除贾跃亭的执行官职务。

监管文件中称,贾跃亭将继续担任首席产品官一职,并向执行董事长汇报工作。不过,贾跃亭的角色将仅限于专注于产品和移动生态系统、互联网、人工智能和先进的研发技术,他将不再担任执行官这一行政职位。

FF内乱、派系争夺控制权升级:大股东要将前董事会主席踢出局,员工集体要求罢免执行董事

就在贾跃亭被“撸下来”的前两天,他的亲信也是FF核心高管之一、资本部副总裁王佳伟从FF离职。

接近FF人士透露,FF董事会与贾跃亭为主的管理团队之间的矛盾升级,以贾跃亭为代表的华人高管创始团队对FF的影响力已经被严重削弱。

多方信息显示,王佳伟是贾跃芳的儿子,贾跃芳与贾跃亭是姐弟关系。王佳伟不仅是贾跃亭的外甥,还是FF的CFO。王佳伟曾就读于中央财经大学和美国纽约大学,年仅30多岁,2014年大学本科毕业后就在乐视工作,2018年开始担任FF全球资本市场副总裁。

据上市文件显示,王佳伟直接享有FF可行使期权787万股,以及有条件行使期权410万股,合计约1200万股,重点是每股期权的行使价格不到0.36美元,几乎白送。此外,王佳伟还享有FF的实际控制公司“FF全球”910万股期权,从而又间接持股FF。

结语

在外界看来,在贾跃亭、王佳伟一派接连退出核心管理层后,FF这场内斗似乎逐渐明朗。

但从近期FF Top强硬要求将BrianKrolicki踢出董事会、转而让贾跃亭派系背景的韩丽上位、Susan Swenson被请愿罢免的种种事件来看,FF董事会与管理层之间的矛盾、高层派系的权利争夺战,还远远没有结束。

本站部分文章来自互联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疑问请联系QQ:3164780!

(0)
上一篇 2022-09-01 21:54
下一篇 2022-09-01 21:5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