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M联合招标启动,5G厂商格局已定!

00M联合招标启动,5G厂商格局已定!"/

6月25日,5G 700M无线网主设备集中采购招标公告在中国移动采购与招标网统一发布。中国移动和中国广电700M联合招标千呼万唤始出来,48万5G 700MHz宏基站的大手笔采购规模,对于5G主设备厂商而言无疑是2021年度的最大蛋糕,所以其最终中标分配份额结果如何格外引人关注。

但从700M联合招标的标包划分和中标份额设定的规则来看,其实5G厂商的格局划分大致已定,不会出现太大的意外。

首先来看前两名。三个标包的前两名中标份额占到总体招标规模的91%,这是延续中国移动上一期5G招标分配结果预定给华为和中兴这两大国产厂商的蛋糕。

700M联合招标启动,5G厂商格局已定

在中国移动2020年的5G二期23万站招标的分配结果中,华为和中兴分列前两名,分别取得了57.25%和28.68%的份额,占据了总体招标规模的85.93%。这次700M联合招标将前两名的中标份额增加到91%,意味着以华为和中兴为代表的本土厂商在国内5G市场上的份额集中度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

市场份额的进一步提升,对于华为而言,就是必须要拿下三个标包的所有第一名,将市场份额从去年的57.25%增加到60%;对于中兴而言,即使在三个标包中都取得第二名,其市场份额也将从去年的28.68%增加到31%,已然是不小的胜利。

但中兴的雄心能否仅止于此呢?考虑到当前华为芯片供应受限可能导致的供货风险,也存在中兴偷袭华为抢得一个标包头名份额的合理性,那么其最大的可能就是在规模最小的标包三中抢到59.98%的最大份额,则华为和中兴的最终份额对比就有可能由60%:31%变成54%:37%。

为什么不是前两个标包呢?通过简单计算就可以得出,如果中兴在同为19万站规模的标包一和二中取得任意突破,则意味着华为的本期市场份额就有可能从上一期的57.25%直接下滑到50%以下,这样的结果无论如何都不是华为所能接受的。

所以,对于700M联合招标的前两名而言,其唯一的悬念就是华为与中兴的市场份额对比最终会是60%:31%,还是54%:37%!

91%的市场份额归属了华为和中兴,则第三名的争夺将在爱立信、诺基亚贝尔和中国信科这三家各具特色的企业间展开。虽然市场份额仅仅剩下10%,但这场“三国杀”的结局却具有更多种的可能性。

700M联合招标启动,5G厂商格局已定

可能性之一是三家各取一个标包,则虽同为第三名,但市场份额各差一个百分点,就意味着中标数量要差4800个站,即使以中国移动5G二期中国信科的最低中标价13.5万元每站核算,其中标金额也要相差6500万人民币,这对于任何一家公司而言都不是个小数字,所以末三名的“三国杀”之争相对于前两名的“偷袭战”将更为激烈。

但三家能否各取一个标包的结果其实存在一个最大的变数,这就是爱立信是否会出局。

众所周知,爱立信是一家瑞典企业,而瑞典政府在今年年初进行的5G频谱拍卖中却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华为和中兴参与该国的5G部署,我国商务部当即宣布坚决反对并表示中方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坚决维护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此后爱立信曾一度缺席了中国运营商的5G招标测试。

虽然据环球时报英文版5月10日报道,爱立信公司已被邀请重返运营商的5G设备测试。但报道援引知情人士的说法是爱立信得到了一个“面试”的机会,但并非最终的“聘用”决定,并表示这是瑞典悬崖勒马,收回其将华为等中国公司排除在其本国的5G建设之外这一错误决定的最后机会。

但就在700M发标前三天的22日,瑞典一家法院针对华为发起的法律诉讼作出裁决,维持在该国禁止华为公司限售5G设备的禁令。虽然华为表示其“正在研究进一步的法律救济途径,以捍卫自身权益”,但瑞典国内运营商在获得5G频谱后就已经启动了排除华为和中兴在外的5G设备采购和网络建设,木已成舟,徒增奈何。

而关于如何看待瑞典将华为排除出5G建设之外和爱立信在华发展问题,我国驻瑞典大使在5月11日接受瑞典《快报》专访时曾明确表示“爱立信在华经营状况要由中国市场和消费者来决定”。

所以爱立信能否在本次700M联合招标里分食一勺羹的风险大增,爱立信自身也在其5月24日发行债券的招股说明书中明确警示:“公司在中国新一轮5G投标中被分配的市场份额将远远小于目前的市场份额,这样的风险正在增加。”

爱立信在中国移动5G二期集采中获得了11.45%的份额,仅藉此一单,就成就爱立信2020年在中国市场的业绩同比增长了18%,而同期华为在海外业务受阻的情况下发力国内市场所获得业绩增幅也不过15%。《环球时报》在爱立信重返中国5G测试的报道中,曾引用行业分析人士的意见认为:瑞典方面排除华为,如今爱立信却盘算继续在中国获得5G订单,瑞典方面是在“砸了中国企业的碗,却又想本国企业继续吃中国市场的饭”,“14亿中国人民会答应吗”?

如果上述各方的表态和说法成立,那么爱立信在本次700M招标中拿到最低的2%份额,甚至出局的概率将大大增加,则标包中的第三名之争预计将主要发生在中国信科和诺基亚贝尔之间。

中国信科由大唐电信和烽火科技合并而成,虽然大唐电信作为TD- SCDMA技术标准的主力倡导者在3G时代异军突起,但由于其技术产业化转化能力不足而未能在运营商市场上取得长足发展,始终处于边缘化位置。在中国移动5G二期招标中,最然中国信科报出了投标最低价,但其市场份额仍是忝居末座,足见运营商对其产品技术实力和服务实施能力仍然缺乏足够的信任,所以在700M这个5G最新频段的招标中,预计中国信科仍将维持其原有地位,难有大的改观,所以预计其最终份额当在2%或3%之间。

诺基亚贝尔是诺基亚集团和中国保利集团旗下华信邮电的中外合资企业,其身份显得有诸多特殊之处,即是芬兰通信巨头诺基亚在华的独家运营平台,又曾经是国资委直接监管的央企中的唯一一家合资企业,所以兼具了中欧合作与国资改革的双重概念。虽然诺基亚贝尔2020年在中国移动的5G二期集采中意外出局,但其首席执行官马博策(Markus Borchert)在今年5月底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诺基亚贝尔已准备好服务中国 5G 市场,现在已完成所有招标测试,公司产品充分满足中国运营商的需求”,可见其回归中国5G市场意愿之强烈。

在中瑞关系因为瑞典政府的一意孤行而遭受挑战之际,中芬关系却取得了长足发展。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6月21日晚同芬兰总统尼尼斯托通电话时明确表示“ 欢迎芬兰企业继续分享中国发展带来的红利,也希望芬兰继续以开放态度支持双方开展投资等领域合作”,这对于志在700M联合招标中回归中国市场的诺基亚贝尔而言无疑是重大的政治利好。

所以可以预计在本次700M联合招标中,只要诺基亚贝尔在商务报价上不犯上一期报出全场最高价的错误,则其取代爱立信在总份额中第三排名的位置将是大概率事件。就具体份额而言,4%可以作为诺基亚贝尔的基本盘,如果爱立信最终出局的话,则诺基亚贝尔的份额将可能上浮到6%或7%之间。

中国5G市场700M联合招标,也影响到欧美资本市场,标书发布后,诺基亚公司股价在欧洲法兰克福市场收涨了7.1%,在美国纽交所收涨了6.03%;而爱立信公司股价则在欧洲法兰克福市场收平,在美国纳斯达克仅微涨了0.32%。可见海外投资者对于中国5G市场态势变化之于这两家5G设备厂商的重要程度也有着清醒的认知。

此外,中国移动和中国广电的700MHz 5G联合招标发布之后,预计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5G三期招标也将很快提上议事日程,而700MHz联合招标的可预见结果,相信对于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5G厂商份额分配也将产生借鉴意义。

所以,就2021年的中国5G市场格局而言,总的趋势将是:华为和中兴的市场份额将进一步得到提升和集中,但华为继续压制中兴的态势不变;爱立信与诺基亚贝尔的市场格局将发生逆转,诺基亚贝尔将在稳定中谋发展,而爱立信则需在危机中求生存;中国信科则需要稳扎稳打,通过对5G存量市场的精耕细作向运营商证明自己的价值,才有可能在市场格局上取得进一步的突破。

本站部分文章来自互联网,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疑问请联系QQ:31647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