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好医生过去一年顶住了不少内外部的压力和危机,盈利问题仍然存在!

平安好医生的2020:营收增长35.5%、成立保险部,但盈利仍在路上

2月2日,平安好医生发布了2020年年报。

目前,国内上市的互联网医疗巨头呈现三足鼎立之势。作为其中的一极,平安好医生在今年几个大方向的数据上,既有亮点,也有难点。

2020年全年营收68.7亿元,去年同期50.65亿元,同比增长35.5%;

全年毛利率达到27.2%,较2019年的毛利率23.1%提升了4.1个百分点;

全年净亏损9.485亿元,调整后净亏损达到5.158亿元。

亏损的数字值得注意。因为在2019年的财报中,平安好医生的净亏损为人民币7.47亿元,经调整的净亏损为7亿。

虽然净亏损的绝对值有所减少,但是平安好医生依然面临盈利难的问题。

在去年2月平安好医生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平安好医生前CEO王涛还曾强调,希望到2021年实现盈亏平衡。现阶段看来,这个目标的实现仍然压力不小。

不过,一个可喜的现象是:平安好医生的在线医疗的业务收入为15.655亿元,同比增长了82.4%。

增长的原因主要来自于会员服务类产品(包括就医360、平安好医生私家医生)、及伴随在线问诊服务产生的电子处方购药等业务增长。

要知道,现阶段而言,在线医疗的变现仍然是个老大难,互联网医疗还是重度依赖于“医药电商”这块阵地。

平安好医生CEO方蔚豪表示:在线医疗占公司整体收入的比重从2019年同期的16.9%,上升到22.8%,同比提升5.9%。

此外,平安好医生还宣布已经成立保险事业部。

一系列变化,能否成为互联网医疗“断奶”医药电商、寻找新商业机会的一个起点?

互联网医疗的蜜月期能持续多久?

2020年的疫情,给互联网医疗企业的发展添了一把火。粗略统计一下,互联网医院领域总共出台56条政策。

这一年里,中国对于互联网医疗的支持力度是空前的。国家各个部门纷纷出台政策鼓励互联网医疗的发展。

2020年11月,国家医保局发布《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医疗服务医保支付工作的指导意见》,目的就是为了大力支持“互联网+”医疗服务模式创新,进一步明确互联网医疗纳入医保支付的标准和指引。

同一个月,国家药监局发布《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首次明确允许网络渠道销售、展示处方药。

另一方面,在线下就诊渠道被阻断的时候,用户对于互联网诊疗服务的认知和接受程度也不断提升。平安好医生的数据可以说明:

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公司注册用户数达到3.73亿人,较2019年末增加5760万人,增长率为18.3%;

2020全年日均咨询量达到90.3万,较2019年上涨23.9%;

2020年12月的月活跃用户数和月付费用户数分别达7262万人和398万人,同比分别增长8.5%和34.1%。

麦肯锡年度医药报告中提到,三股力量推动中国医疗数字化转型:医生数字化程度日益提高、患者转向在线平台、数字生态圈蓬勃发展。

80%的医生通过学术会议或线上渠道获取专业信息,130万名医生活跃在前三大在线教育平台上。卫健委医院在线渠道的访问量增加了17倍。

截至2020年10月,全国已有近900家互联网医院,而2019年同期的数据为269家。

不管是从政府层面、企业层面还是用户层面,所有的文件和数据都在表明,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互联网医疗的发展劲头丝毫不会减缓。

可以预见的是,互联网医疗的这个“蜜月期”会一直持续下去,平安好医生也仍会保持很大的增长惯性。

差异化路线有了新变化

谁站在风口上,谁能率先起飞。

2018年5月4日,带着光环的平安好医生上市共发行1.6亿股。这次发售不仅规模大,而且极其火爆,公开发售获超额认购654倍,冻结资金超3768亿港元。

2019年底,平安好医生被纳入MSCI中国指数,成为互联网医疗行业中唯一入选的个股。平安好医生的成功登陆,让其他巨头趋之若鹜。

最近的一次是2020年12月8日,京东健康正式登陆港交所,首日便大涨55.85%。在此之前的11月25日,阿里健康发布了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2021财年中期业绩。

数据显示,报告期内,阿里健康营收71.62亿元,同比增长74%。同期,阿里健康实现了扭亏为盈,净利润2.79亿元,去年同期为亏损760万元,公司经调整后净利润4.36亿元,同比增长286.4%。

与阿里健康的业绩相比,平安好医生的战绩并不是很出色。

而扛起阿里健康高收入大旗的,主要是自营业务及医药电商平台业务。这是目前平安好医生落后的一大原因。

相比于阿里健康和京东健康,电商模式并不是平安好医生的专长,它也因此走了一条差异化的道路。

一开始,平安好医生是以家庭医生与专科医生的在线咨询服务作为切入口,这是一个大的流量入口,配合大数据的挖掘、分析及应用,为客户提供个性化的日常健康管理与医疗信息服务。

平安好医生的特点在于自建医生团队,采取较“重”的运营模式。

在最新的数据中,截至2020年底,平安好医生的自有医疗团队达到2247人,较2019年底增加838人。

但是,现在这个较“重”的运营模式也悄悄起了变化。

方蔚豪成为平安好医生CEO后,在2020年8月启动“全面战略升级”,推出子品牌“平安医家”,吸引外部医生入驻。

外部签约医生较2019年底的5381人快速增加到21116人,其中14714人来自三级医院。这种平台化的趋势,和阿里健康、京东健康在医疗核心资源建设上的思路更加趋同。

平安好医生,目前在自建和入驻这两端,如何保持平衡?

医保将成未来公司的重点投入

在致辞中,平安好医生用了大量篇幅阐述了未来与医保结合的决心和投入。

医保作为中国公共医疗服务最大、最重要的支付系统,承载着中国每年近90亿人次的就医需求,这是互联网医疗最重要的精准流量来源。

平安好医生CEO方蔚豪表示,在2020年中启动的战略升级中,互联网医疗建设及接入各地医保支付是平安好医生渠道布局非常重要的部分,也是平安好医生重点投入的业务之一。

截至2020年12月31日,平安好医生已经与超过120家的线下医院达成互联网医院合作协议,其中已有50个互联网医院平台由平安好医生完成建设上线,在一省四城实现医保支付。

平安好医生表示,接下来的一年将加快全国各省市布局,以及与地方医保体系的对接。

同时,采取自建和共建两种方式进行互联网医院运营,以及与政府居民健康(慢病)管理结合,打造自营居民慢病管理模式;赋能线下医院诊前、诊中、诊后运营,并通过药品运营、院内服务、院外服务和专科运营扩大变现路径。

在上面所有的项目中,已经有5个项目打通并且接入了医保支付系统。

成立保险事业部,意欲何为?

医药、医疗和保险,是医疗体系中最重要的三环。

2016年底开始,“平安好医生”开始进入第二个阶段的工作—从初期的在线问诊逐步走向“医到药”的闭环的结合,为此收购了药品B2B(企业对企业)、B2C(企业对个人)的牌照。

与此同时,平安好医生也继续扩大和药店的合作。

截止到2020年底,平安好医生的合作药店数量达到15.1万家,和超过4000个连锁药店品牌开展了合作。

而且,平安好医生还和合作药店推出“中心仓”的项目,提升同城药品配送服务的时效。目前,这个项目覆盖了全国51个城市。

这些与京东健康目前做的工作并无太大差异。

除了“医到药”,“医到险”也是平安好医生的核心板块:通过健康医疗的端到端布局,可以沉淀大量医疗数据,从而更精准定价健康险产品。

2017年,平安推了第一款为重疾险保单定制的会员医疗服务产品:就医360,收到保险客户和渠道的好评,会员续约率达到74%。

平安好医生CEO方蔚豪表示,目前与商业保险的合作,销售会员制产品是我们核心业务板块“在线医疗服务”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

2020年,平安好医生将这个产品进行了升级,增加了更多的会员权益。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平安好医生已经宣布成立保险事业部,从而推进与平安健康险的线上业务深度合作。

通过联合开发定制化的“医疗健康+保险服务”组合产品等方式,实现医疗健康与保险服务的相互赋能。

方蔚豪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公司成立保险事业部代表着服务更为完善,这个部门成立之后,我们会加深和平安健康险的合作,共同研发新产品。

“其实,公司的线上用户本身就有很多标签,我们希望可以为用户提供独有的、分人群、分病种的保险产品,让这些产品更贴合用户日常医疗的需求。”

其次,成立保险事业部可以让服务端延伸为更高频次,更多元化的服务;

第三,有了保险事业部之后,可以让保险客户的投保过程和线上服务过程融合。

集团,仍然是坚实靠山

作为平安医疗生态圈的一部分,平安好医生势必要与集团的其他业务进行联动。

而且,平安的资源很丰富,内部员工、各子公司、保险客户群都可以成为它的顾客。

2019年年报也显示,在关联方的重大交易中,向平安好医生购买产品和服务的公司达15家,其中12家公司直接冠以“平安”的名头,前五名分别为平安寿险、平安产险、平安健康险、平安银行、平安养老险。

这五大“平安系”客户贡献的收入占总收入的39.7%。

这个比例拿到今年再看,达到了32.5%,而最大客户占了平安好医生总收入约21.1%。从数据的变化来看,平安好医生依赖集团输血的程度在逐渐缩小,但是这个比例依旧很高。

2020年,平安好医生进行了战略的升级,主要聚焦在“渠道”、“服务”、“能力”三大方向上。

渠道端,发展个人用户、保险服务、企业服务、互联网医院四大流量渠道;

服务端,从专注在线医疗问诊和服务,延伸到更高频次更多元化的健康服务;

能力端,持续扩展自由医生团队,着重打造名医大咖和扩展外部医生网络。

服务端和能力端更好理解,企业客户是平安好医生在渠道端的一个独特优势。

这类服务类似于Teladoc的模式,企业购买服务给员工和高端客户,将贡献线上医疗的会员产品收入和消费医疗。

2020年,平安好医生四大业务中的核心业务在线医疗营收15.66亿元,同比增长82.4%。

除疫情等推动因素外,高增速还获益于“依托平安集团综合金融的“企业客户网络”中的企业客户。截至2020年底,后者贡献了5.8亿元的销售额,占在线医疗业务营收的约三分之一。

依托于集团综合金融的企业客户网络,平安好医生可以精准地触达目标用户。2020年中开始,平安好医生对医疗会员产品进行了升级迭代,覆盖面从企业用户延伸到了企业员工。

对于企业员工的服务,平安好医生计划从体检切入,通过定制化的在线医疗会员产品,将企业员工引流到线上健康管理平台。

截止到2020年底,平安好医生已经拓展超过1100家企业客户,销售金额达到5.8亿元人民币,这当中包括了众多的国企、互联网公司和金融机构。

在业绩线上发布会上,方蔚豪还表示,平安集团的客户池中约储备有400万家客户。据此,平安好医生还有百万数量级的企业客户增量空间。

盈利的现实问题

盈利,仍然是摆在平安好医生面前的头等大事。

据《新京报》的报道,针对盈利的问题,平安好医生首席财务官叶澜解释到,2019年以来,政策利好叠加疫情影响,我们认为中国的互联网医疗行业进入了快速发展的历史新阶段,公司也希望抓住这一机遇,加大战略投入,虽然这会推迟公司的整体盈亏平衡点,但是总体来看,我们的整体盈利计划和业务计划发展是匹配的。

今年初,平安好医生将APP名称改为了“平安健康”,这似乎进一步印证了包括平安好医生在内的平安医疗生态圈之间的协同作用将进一步加强。

方蔚豪对此回应,更名是出于四重考虑:顺应“健康中国2030战略”,把治病主题变成健康主题;顺应国人“平安健康”的心愿;健康包含了医疗前端的疾病预防和后端康复,承载了更多内容;便于和平安集团的医疗生态圈更多部门协同。

原创文章,作者:AIIA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iaw.com/6353.html